渤海信托 内刊杂志 2016年01 总第25期

卷首

论金融信托的本源

当前中国信托业正处于转型的关键时期,各家公司都在探索实践,归根结底不外乎两条路径,或依靠自营投资业务,或依靠创新信托业务,或自营和信托两个轮子协调运转、齐头并进。

近三年,虽然少数信托公司通过投资并购实现了骄人业绩,但追根溯源,信托公司的本源是“受人之托,代人理财”,中国银监会信托部邓智毅主任在2016年信托业监管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亦提到:“信托业务是信托公司的主业,是公司利润主要来源,是公司资本自我积累的主要源泉,是信托公司安身立命之本。”如果信托公司丢弃了这一本源,即使业绩再好,也和一般投资公司无异。

因此信托公司转型的根本仍是“受人之托,代人理财”,这既是信托制度诞生、发展、完善的初衷,也是发挥信托制度优势,促进经济社会高效运转的关键,更是全体信托从业者的责任和担当。

但一个无法回避的事实是,当前行业创新业务模式仍未成形,加上部分客观条件不具备,因此暂时还无法充当信托公司的主营业务,在收入利润方面的贡献还有限。面对生存与发展,信托公司一是要立足当前,在做好做大传统业务的基础上,放眼长远,布局未来,探索实践创新业务模式,例如养老信托、家族信托、公司债信托、公益信托、知识产权信托、土地流转信托等,形成核心竞争力,为实现可持续发展创造条件;二是要遵从多数私益信托、大多数受益人设立信托的目的,保证信托资金安全,实现投资人财富保值增值;三是信托财产运用要融资与投资并用,过去融资类业务推动信托行业实现了快速发展,但这并不是信托的本源业务,且此类业务正日渐萎缩,因此,未来必须培育和发挥信托公司在投资业务上的专长和优势,加强对投资业务的能力掌握。

认清了信托本源,就不难处理信托公司自营投资业务和创新信托业务之间的关系,创新信托业务是根本,自营投资业务是辅助。虽然在目前宏观经济呈现新常态,信托行业增速放缓情况下,信托公司将自营投资业务提升到了更加重要的地位,但无论何时,信托公司的信托主业地位都不能动摇,这是信托公司作为持牌金融企业,发挥资金融通功能的根本。正如邓智毅主任所强调:信托业务与固有业务既相互促进、又相互区别,二者应该齐头并进……信托公司应把握好信托业务和固有业务的关系,在信托业务报酬率下降的趋势下,不能将实现盈利目标的重担转移到固有业务上,以防损害固有资产的安全性和流动性,制约其对信托业务的风险化解和损失吸收能力;也不能为追求利润目标片面扩张高风险信托业务,必须要强化资本约束机制,严守资本底线,以防杠杆水平不断上升加大行业脆弱性而产生风险外溢。当然,不可否认,在目前信托主业风险加大、转型艰难的情形下,信托公司将自营投资业务提升到了更加重要的地位,匹配更多资源,可以为信托主业的成功转型争取较为宽裕的时间和空间,是战略转型的必要策略安排。

谈到信托本源,就不能不提养老信托、家族信托、公司债信托、公益信托、知识产权信托、土地流转信托等本源业务,尤其是财富传承信托,或者叫家族信托。有人认为财富传承信托是专为资本家服务的,是为富人服务的,不得不强调这种观点是极其片面的。中国三十多年改革开放,涌现了一大批有实力、有品牌的民营企业,为地方经济发展做出了贡献,解决了大量社会就业。当年筚路蓝缕的第一代创业者已经到了或即将到达退休年龄,第二代不一定具备接班能力,或者具备接班能力却缺乏接班意愿,因此为了民族品牌的延续,经济和就业的稳定,引入信托机制,发挥信托制度优势,成为了比较好的选择。再者,财富传承信托通过专业金融服务,可以将更多资金引入到经济社会发展迫切需要的地方,优化了社会资金配置。因此,财富传承信托不仅是为富人服务,更是为芸芸众生服务,为民族、国家、社会服务。

作为金融信托从业者,对此一定要有是深刻清醒的认识,要有责任感和使命感,既要转变提升自己的认识,也要向社会大众普及这样的认识,借佛学的话讲,既要度己,也要度人。


往期期刊
期刊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