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NEWS
of COMPANY

您所在位置:首页 > 渤海信托 > 公司新闻

李光荣:科学管理提升效率,有效治理创造价值

2016/04/18 总点击:14985次 更详细的信息?欢迎致电:4008120198

科学管理提升效率,有效治理创造价值

——李光荣董事长就公司治理发表演讲,受监管及行业高层好评点赞


 0.jpg


  “公司治理是否有效、是否能够创造价值的根本在于是否能够平衡所有者与经营者的利益冲突,是否能够实现所有者与经营者的激励相容,最终实现企业价值的最大化。”日前,公司董事长李光荣博士通过微信向中国银监会信托部、各地银监局、中国信托业协会等监管部门领导及各信托公司高层发表演讲,深刻讲述良好的公司治理对信托企业及行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意义,受到监管部门领导及行业高层人员的高度认可和赞同,对传播公司治理文化,展示公司经营研究成果起到了重要作用,也指引公司进一步完善公司治理体系。

  近期,中国银监会信托部组织建立了一个行业微信群,群成员包括中国银监会信托部邓智毅主任、中国银监会信托部全体干部、各地银监局分管副局长、非银处处长、中国信托业协会相关领导,以及68家信托公司主要领导,我司受邀加入此群的有李光荣董事长、郑宏总裁。此微信群可以说是云集了各级监管领导及业界大老,旨在通过新兴的即时通讯软件,更加便捷、及时地传达监管意见,探讨行业现象和话题,交流分享对行业发展的思考,共同推进信托行业可持续发展。此次演讲俨然是一场行业峰会,由中国银监会信托部邓智毅主任亲自主持,由我司董事长李光荣博士主讲,向大家分享其在公司治理方面的思想和经验。

  李光荣博士的演讲包括六个部分,一是追溯公司治理的本源,二是回顾公司治理的背景,三是开阔公司治理的视野,四是培育主动治理的企业文化,五是打造有效治理的长效机制,六是论证有效治理可以创造价值。关于公司治理的本源,李董在演讲中表示,企业产权制度随着生产力的不断发展而不断演变,从业主制、合伙制演变到公司制,是社会化大生产和商品经济发展的必然。委托代理问题是天然随着所有权与经营权的分离而产生的,而公司治理天然是为解决委托代理问题而产生的。当前国有企业多数呈现所有者缺位特征,民营企业多数呈现所有者越位特征。所有者缺位时,经营层内部控制,激励过当;所有者越位时,经营层看脸行事,很难作为。李董在演讲中指出,多数公司“三会一层”对法律法规的敬畏意识淡薄,世界经济金融波动加大,有效治理防风险非常重要。他强调,必须培育主动治理的企业文化。监管政策是吸取教训的结晶,是经验的总结,是尊重金融规律的本质体现,金融企业不应停留在“令行禁止”被动治理的层次,而是主动治理,真正通过有效治理创造价值,这也是对被监管者最低层次的要求。

  至于如何在“三会一层”的治理架构上建立相应的治理机制,李董认为具体而言主要在于要建立以下四项机制:首先要建立科学的决策机制。科学地划分股东、董事与经营层之间的决策权限与流程,确保实现科学、民主、高效决策,确保不存在廉价投票权;其次要建立有效的职业经理人选任机制,核心在于进一步明确董监事及高管人员的任职标准,制定高管人员的继任计划;第三是要致力于打造所有者与经营者激励相容的中长期激励机制。激励机制是否有效的关键在于是否能够调动企业经营者的积极性,促使经营者按照所有者的意愿行动,是否能够驱动所有者和经营者树立正确的价值理念,使得企业经营有利于行业的长远发展与社会的和谐共存。这就要求激励机制必须恰当,最终实现利益各方的激励相容;第四是要建立有效的监督机制。监督作为最后的机制,其核心在于确保不存在廉价监督权,其中监事会对执行董事及管理层在经营和财务中的过程监督尤其重要。具体而言,监事会的监督要程序监督和实质监督并重,要加强事前、事中监督。只有实现了决策、用人、激励、监督四种机制的科学高效运行,才能实现所有者与经营者的激励相容,才能解决委托代理问题,才能实现主动有效的公司治理,提升企业的长远价值。

  在演讲的最后,李董总结认为,良好的公司治理能够创造价值,具有价值创造功能。国际资本市场的实践经验和大量实证研究表明,公司治理水平对于上市公司的经营管理和股票价值有着重要影响,公司治理水平与公司经营业绩之间有着很强的正相关性,良好的公司治理市场能给予15%-30%甚至更高的溢价。他给大家列举了几组数据加以说明,根据四个具有代表性的时间节点的收盘价,将上证公司治理指数和上证指数的涨幅情况进行了对比。在2013年6月25日至2015年6月12日的上涨行情中,上证公司治理指数涨幅达192.09%,上证指数涨幅为179.96%;在2015年6月12日至2016年1月27日这波下跌行情中,上证公司治理指数涨幅为-49.74%,上证指数涨幅达-60.64%。从中可以发现,当市场处于上涨行情时,公司治理指数的涨幅高于普通指数,而当市场陷入下跌时,公司治理指数的下跌幅度则低于普通指数。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各国资本市场均编制公司治理指数,将公司治理水平高的股票纳入指数,既作为衡量公司治理水平的基准,又可以为投资者的投资决策提供参考和借鉴。

  对于李董的演讲,各信托公司老总纷纷给予点赞,并就公司治理问题向李董提出了各自的疑问,李董与大家进行了热烈探讨和交流,使信托公司规范治理的理念更加深入人心。

  中国信托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蔡概还回应认为,信托公司治理首先要考虑其与一般工商企业治理存在本质不同。一般工商企业均为股东利益服务,但信托公司治理不以股东利益为终极目标,而是要为投资人的最大利益服务,基金管理公司首次在我国明确了这一治理理念,2007年监管部门出台的信托公司治理指引也予以明确。为实现这一目的,信托委员、独董等制度就显得非常重要。信托公司治理只有把握这一要点,才能准确定位和转型。他赞同李光荣董事长提出的良好公司治理能创造价值的观点,认为当信托公司为投资人实现最大利益的时候,肯定能给股东带来最大回报,两者并不矛盾。

  邓智毅主任表示,李光荣博士提供了一个非常有广度、有深度的演讲,结合国际国内公司治理特点,以及国内银行、保险、证券、信托等各类金融机构的情况,就公司治理创造价值做了一个非常精彩的报告,让大家非常受启发,对信托行业进一步做好、做强、做大,做成百年老店非常有意义。

  同时,邓智毅主任还结合李光荣博士的观点,与大家分享了这些年来对公司治理的思考。他认为,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从业主制、合伙制到股份制,股份制应该是最好的一种组织方式,尽管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到目前为止还没发现比股份制更先进的组织方式。股份制在全世界存在这么多年,也一直在发展,有明显的地域特色,在不同的历史阶段也有不同的阶段性特征,股东、董事会和高管层之间的权利配置,在不同的阶段不断进行调整,所以即使是同一类股份制方式,在不同历史阶段也有不同的权利配置。

  邓智毅主任强调,金融行业要思考的一个重要问题是:一般企业和金融企业的公司治理有什么区别?实际上金融企业和一般企业最大的根本性区别是,金融是跟风险打交道,是经营风险产品的行业,金融企业的风险传播是发散性的,会引起交叉传染,甚至引发多米诺骨牌区域性的危机和恐慌,所以有风险外溢的可能。基于金融行业经营风险的特征,所以我们对金融企业的股东会有高于一般工商企业股东的要求。第二,信托行业说到底比一般金融企业有更加突出的委托代理关系,这是我们必须重视的治理要素。第三,如果金融企业的制度存在漏洞,就很容易形成利益输送,这也是金融企业和一般企业不同的地方。

  他指出,金融改革还是应该从金融企业的属性上,来构建一个健全的公司治理体系,这是一切金融改革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李光荣博士刚才也提到,实际上麦肯锡也提过,好的公司治理投资人愿意付15%-30%的溢价,在我们看来实际上公司治理对公司运营的价值远不止这些。而相反,差的公司治理可能会给公司带来灭顶之灾。所以公司治理确实是确保公司有效运行的非常重要的基础工作。

最后,邓智毅主任表示希望通过李光荣博士的演讲引起大家的思考,每位董事长、总经理、信托行业的从业人员一定都会受益匪浅。这次演讲仅仅是公司治理有效运行的开始,实际上还有很多理论、实践需要各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和从业人员在实践中进行有效探索。只有具备一个有效的信托公司治理体系,才能保证信托公司健康运行,整个行业才能健康有效地运行起来。